我在预定要嫁给康强前的两个月认识了晨光。那时候是仗着对方主动打电话的咒语见他的第一面,我就知道我们是同类,一样的洁淨,咒语一样的酷爱古典小说,一样地毫无道理地喜欢齐秦的歌。

  对方主动带我去喝酒,那酒的名字叫“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我当即就醉了,那时有个朦胧的咒语意识,我觉得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让它发生吧。醒来时,我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边没有人,我吃力地转过身来,发现晨光侧身躺在沙发上。毫无疑问,我这样在晨光家过了一夜。那是我头脑最最乱的时候,我和康强已相恋了4年,双方熟悉得像手足,我们俩缺乏的是排山倒海式的激情,就是在这个时候对方主动打电话的咒语,晨光出现了,我心如鹿撞,而和康强在一起时,总是讨论买家庭影院、买水床之类的事,我很烦。我对晨光说,你能不能带我走?晨光说,可以可以,可是就算是他带我走,我的烦恼咒语也不会结束,因为晨光说,当我和他在一起时,我也要面对这些琐碎的事,这是生活,平淡无奇的。晨光的话让我深深地失望。

  但是我还是和晨光一起开车出去了,去了山海天酒店住了一个星期,我们形同热恋中的情侣,因为怕遇见熟人,那7天7夜我们几乎都呆在酒店的房间裡,呆在床上,我感觉自己已经是拼尽全力进行最后的挣扎,最后的疯狂,我们都是饿坏了的孩子,互相吸吮著对方,完全不能自拔。

  从山海天酒店回来后,我们俩都瘦了一大圈,也都像熬干了的油灯,我们共同认为我们在性事上是天生的一对,完全独一无二的。那样和谐、完美,那种眩目的昏都让我们不知咒语。就连让对方主动打电话的咒语都没用了,晨光回来后就消失了,手机、CALL机、电话咒语都没有人接,他的消失,就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似。两个月后,我顺理成章地嫁给了康强。

  出现在我的婚礼上的晨光带著他正式的太太,那是个在外地工作的精典美人,我也很为我在婚礼上的落落大方吃惊,但是我心裡是庆倖的,还好我嫁了康强,而没有折腾咒语,原来人家是有家的。有一段时间,我曾为这件事哭过,觉得自己受了伤害,直到又和晨光坐下来喝咖啡,我才平静下来,晨光说,他现在又是我的了,我不由自主地说,是的是的,他说,对方主动打电话的咒语我们还是可以分享许多快乐,我说,不包括那些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晨光说这不妨碍我们谈点别的,他动容地拉过我的手说,他知道我为他流过泪,我终于笑了,轻鬆地说,流泪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偶尔閒时,我仍会对方主动打电话的咒语和晨光去泡咖啡馆,聊的都是家常,而我丈夫康强总是宽容地一笑:“又主动打电话去会你的男友?只要你高兴,就去吧。”我庆倖自己的生活仍然完好,有个疼自己的丈夫,有个特别的朋友。


文章标签:让对方主动打电话的咒语

版权声明:本文由结缘斋主投稿展现,尊重个人隐私,不得转载,谢谢!

【结缘请添加道长微信 daojiao888 】

结缘请添加道长微信:daojiao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