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说起你那个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前,其实我到现在都想不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魔力巫术。记得那时从大学刚见面起他就从来没对谁拉过脸,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一笑就眯成了一条缝,显得眼睛更小了,和他站一块儿我从来就只有被鄙视的份。

  我不以为然,刚上大学的我哪会有什么心思谈男朋友,那个时候我的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却还是在某天不清不楚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他。 花季的情愫就如同夏日里一杯酸甜的柠檬茶,甜中带点酸又带著点苦。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喜欢他什么,说他长得帅,我承认,他虽说眼睛小了点但五官整体却很耐看,他个子高皮肤白,又爱笑,那个时候光是我们自己班上的女生就有好几个对他有好感的,更别说还有其他班的,然而遗憾的是他直到高三毕业都还单著,说他成绩好,其实不然,每週一都会来拿我作业抄的人成绩能好到哪里去。 可我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了,见到会紧张,不见会想念,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想引起他的注意,想只和他说话,想他的笑只对著我。我和大多对他有好感的女生一样,想在他心里佔据独特的分量。 可感情这种事光靠想是不可能传递给对方的。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对男女之情一知半解的时候,班里只要哪个男生女生走得近了全班都会跟著起哄让对方死心塌,吵吵闹闹的就连老师进教室了都浑然不觉。 


  我和他一开始也没走的有多近,我俩之所以会熟悉完全是因为调座位的原因,我那个时候比较内向,从来不怎么和人主动打招呼,刚和他做同桌的第一天也是他先说话的,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他说:“同学你好,我叫他,以后请多多关照。” 眉眼带笑,嘴角上扬,他就像冬日里的一抹暖阳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照进了我的眼里,而初见的那抹笑也让我深深地记了好几年。 后来我才明白他口中的“多多关照”具体指的是什么。 “苏琳同学,嘿嘿,放假的作业借我抄抄呗。”他嘿嘿笑地凑过来,眼神在我的书包和我脸上徘徊。 他笑得温柔,眼里除了作业我就只看到了我的影子,那一刻,我的心跳陡然加快,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巫术总觉得一对上他的眼睛便会发现其中的我有好多不足,比如长得不漂亮,比如眼下有颗痣,比如脸上有几颗讨人厌的痘痘,再比如自己的脑门儿太大了。 他的眼睛对我来说就像是一面镜子,它清晰得让我认知到自己身上的毛病好似一大堆,没办法我只有慌忙移开眼装作没事人的样子把作业递给了他,然后听他笑著说谢谢,直到他完全投身于抄作业中我才平静下来。 时间一长,我和他渐渐走得近了,说的话也多了,我们会放学一起回家,下课一起聊天,週末偶尔也会约,班里渐渐开始起哄,让对方说他和苏琳在谈恋爱,只要我俩一起出现总会有人带头。


  可只有我知道,无论我和他走得多近我和他之间都是不可能的,即使在听到他们的话后心里是真的有点甜,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名叫苦涩的味道。 我会在两人回家的路上假装不经意挨得他近一点,会在和他说话时佯装听不见然后让他靠近一些,还学会了偶尔冲他撒娇,俨然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可我心里都知道,不管我再怎么靠近他,对他撒娇,他心里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会是我。 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在得知他在三中有一个初恋情人时我的心莫名的就痛了,那是我第一次那么真切地感受心痛的感觉,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突然抽出去了一样。 他不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他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说,讲述的都是他和那位初恋的事,他说:“我们已经分手很久了,可是苏琳你知道么?我忘不掉,用过很多方法还是做不到。” 那个时候他一脸的痛苦,他的眉皱著,嘴角不再上扬,我那时才发现原来他也有烦恼的时候,而我,还不足以让他烦恼。 面对班里同学的闹腾他从来不恼,他最多只是笑笑,然后扑过去揍那个带头的人,那个时候我曾自私地想,这样就好了,即使他心里装的不是我,可只要能待在他身边也就足够了。


  青葱岁月的暗恋大抵都是如此吧,说自私也好不现实也罢,总想著有一天那人能注意到自己的感情,然后恰巧他也日久生了情。 当初的我就是这样想的,我想,如果我陪在他身边多一点,和他聊更多的心里话,或许有一天他会看到我对他的喜欢,他会觉得我比他的初恋女友好。 然而事实并未如我想的那般,即使当时我们已经同桌一年半,即使我们每天一起放学一起上课,即使他对我笑的比别的女生多,但他却从未和我谈起过喜欢或不喜欢这类话题,唯一有过变化的,就是他在我面前提及初恋的次数少了。 我不知道我是该庆倖还是该悲哀,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该不该告诉他,关于我喜欢他。 于是,时间就在我的万般纠结中流走,高中三年转眼就这么过了,他填志愿的时候报的成都的大学,我报了西安,我想,今后各奔东西或许连面都见不著了。 可我终究还是不甘心,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暑假的某一天我特意约了他在家附近的咖啡厅见面,我选了一个包间,淮备把埋藏在心里两年多的感情告诉他,即使最后真的没在一起,最起码我也不会有遗憾。 他来的时候和平常一样咧著嘴笑,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他在我对面坐下,说:“哟,苏琳,你可是有钱人啊,来这地方,我可就照著贵的点了。”说完,他开始看单子。我笑而不语,看著他低下去的头心里紧张得要死,手里的纸都被我的汗给打湿了,在我们的东西上来之前我在心里不知演练了多少遍的话愣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后来还是他开口的,他说:“,苏琳,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再笑,他看著我,眼里倒映的全是我的影子气氛突然就这么凝固了,一对上他的眼睛我的心就感觉快要跳出来似的。 突然的沉默让我的神经开始紧绷,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抬眼看向了他,对上他的眼睛,终于说出了口:“他,我喜欢你,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我心跳如雷,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也可以那么勇敢,我看著他,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他却没有说话,他就这么定定地看著我,很少皱著的眉毛此时却是渐渐靠近,我想,或许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苏琳,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他抿了抿嘴问我。 喜欢他什么? 我到底喜欢他什么? 我看著他,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可就是找不到来回答他的理由,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欢他什么。 喜欢这种东西原本就是没理由的吧,就比如我爱他的长相,那么如果等到他老了不再好看了,我是不是就不会喜欢他了? 如果感情非要理由的话,那么等到某一天这个理由不再存在的时候感情也就不会存在了。 那,不叫感情。 “我不知道,”我摇头,视线渐渐开始模糊,喉咙堵得根本说不出话来,“他,对不起,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还念著她,我……我也没想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我只是……我只是……” 我只是想让你看到我,哪怕只有一丁点儿位置, 他说的委婉,我听得明白,我知道,我没戏了,我不想哭,可眼泪就是控制不住,那个时候的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好看不好看。 他看著这样的我他的眼圈也跟著红了,他是个温柔的人,这我从来都知道,认识三年,他没有对任何人大声说过话,没有对谁摆过脸色,有时候我就想,以后,如果谁有幸成为他的女朋友应该很幸福才对。 可我知道,我以后都不会有那样的机会,即便他是一位绅士,那也绝不会是我的。 “苏琳……”他看著我,一滴眼泪就这么从他那爱笑的眼睛里掉了下来,我如鲠在喉,泪眼朦胧又不知所措。 “对不起,”他硬咽,伸手把我抱进了怀里,力道大得一点都不像他平时的作为,就如同要把我揉碎了一样,他的眼泪滴落在我的衣服上,我感到一阵冰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苏琳,对不起……” 他一遍又一遍地对我说著道歉,一遍又一遍,而我却不知该怎么回应,那是我和他的第一次拥抱,也是此生的最后一次。


  后来,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浑浑噩噩的度过了暑假走进了大学,自那以后我再没有和他联繫过,甚至连名字都不曾提起。 我承认我是一个胆小鬼,即便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他的名字,我的心也会止不住地颤动,那一声又一声的对不起就如同挥之不去的悲曲在我耳边不停迴圈,而我也终于明白那么爱笑的他为何在提及那个她时会蹙眉长歎。 人们常说,若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太过深刻最后又没有在一起的话,后来你在寻觅时便会去参照他的影子。 大学四年,我交过两个男朋友,爱笑的,皮肤白淨的,说话温柔的,每一个都像他却又不是他,但不管哪一个都无法再如当年那样让我心跳加速。 如今,手里的照片已经泛黄,而距离当年的我们已经过去整整五年,我也渐渐能和别人谈起自己那段无疾而终的初恋,虽然做不到彻底释怀却也能在提起他时不泪眼朦胧。 这世上,哪有不遗憾的爱情,即便那时不如意但我却由衷地感谢那个教会我什么叫喜欢的人。 谢谢你,在我最懵懂的岁月教会我那么认真的去喜欢一个人。至于你以后的婚礼,我想我不会去,不是心眼小,而是我怕再想起当年,毕竟我曾那么真切的喜欢过,做不到眼睁睁看你去吻别的女生。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祝福,祝福。


  或许有一天他会看到我对他的喜欢,他会觉得我比他的初恋女友好。 然而事实并未如我想的那般,即使当时我们已经同桌一年半,即使我们每天一起放学一起上课,即使他对我笑的比别的女生多,但他却从未和我谈起过喜欢或不喜欢这类话题,唯一有过变化的,就是他在我面前提及初恋的次数少了。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 我不知道我是该庆倖还是该悲哀,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该不该告诉他,让对方死心塌地我喜欢他。 于是,时间就在我的万般纠结中流走,高中三年转眼就这么过了,他填志愿的时候报的成都的大学,我报了西安,我想,今后各奔东西或许连面都见不著了。 可我终究还是不甘心,暑假的某一天我特意约了他在家附近的咖啡厅见面,我选了一个包间,淮备把埋藏在心里两年多的感情告诉他,即使最后真的没在一起,最起码我也不会有遗憾。 他来的时候和平常一样咧著嘴笑,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他在我对面坐下,说:“哟,苏琳,你可是有钱人啊,来这地方,我可就照著贵的点了。”说完,他开始看单子。


  后来还是他开口的,他说:“苏琳,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再笑,他看著我,眼里倒映的全是我的影子,气氛突然就这么凝固了,一对上他的眼睛我的心就感觉快要跳出来似的。 突然的沉默让我的神经开始紧绷,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抬眼看向了他,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对上他的眼睛,终于说出了口:“他,我喜欢你,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我心跳如雷,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也可以那么勇敢,我看著他,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他却没有说话,他就这么定定地看著我,很少皱著的眉毛此时却是渐渐靠近,我想,或许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苏琳,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他抿了抿嘴问我。 喜欢他什么? 我到底喜欢他什么? 我看著他,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可就是找不到来回答他的理由,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欢他什么。 喜欢这种东西原本就是没理由的吧,就比如我爱他的长相,那么如果等到他老了不再好看了,我是不是就不会喜欢他了? 如果感情非要理由的话,那么等到某一天这个理由不再存在的时候感情也就不会存在了。 那,不叫感情。 “我不知道,”我摇头,视线渐渐开始模糊,喉咙堵得根本说不出话来,“他,对不起,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还念著她,我……我也没想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我只是……我只是……” 我只是想让你看到我,哪怕只有一丁点儿位置,我也愿意等你真正释怀的那一天。 “苏琳……” 他小声叫著我的名字,视线恍惚中我看他起身走到了我边上,然后在我旁边坐下,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说:“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苏琳,你让我怎么办?我真的……我真的做不到,你是个好女孩,你不该……你不该……” 


  他说的委婉,我听得明白,我知道,我没戏了,我不想哭,可眼泪就是控制不住,那个时候的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好看不好看。 他看著这样的我他的眼圈也跟著红了,他是个温柔的人,这我从来都知道,认识三年,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他没有对任何人大声说过话,没有对谁摆过脸色,有时候我就想,以后,让对方死心塌有幸成为他的女朋友应该很幸福才对。 


文章标签: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

版权声明:本文由结缘斋主投稿展现,尊重个人隐私,不得转载,谢谢!

【结缘请添加道长微信:daojiao888 】

结缘请添加道长微信:daojiao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