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如果一切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也就用不着利用挽回男友的魔法这样极端的做法,可能那天不久我就是婚礼上幸福的新娘。  我们在一起有两年多了,在我生日的前一天,他还坐了长途车从厦门到杭州来看我,见到...